在公共场合露面时,她总是带着蒙娜丽莎的微笑,好像藏着无数欲说又止的秘密。随着丑闻的曝光,那些秘密逐渐浮出水面

“窃听风暴”中,默多克对布鲁克斯赤裸裸地庇护,更坐实了传说中“不是父女胜似父女”的关系

英国小报《世界新闻报》关张近一周年之际,“窃听风暴”再起波澜。5月15日,默多克的爱将、前新闻国际首席执行官丽贝卡布鲁克斯以妨碍司法公正、隐藏证物等多项罪名被起诉,将于6月13日出庭受审。

作为英国媒体最有权势的女人,丽贝卡布鲁克斯在英国家喻户晓,可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,极少有人清楚。她从不接受采访,称要说的话都印在自己的报纸上。

在公共场合露面时,她总是带着蒙娜丽莎的微笑,好像藏着无数欲说又止的秘密。随着丑闻的曝光,那些秘密逐渐浮出水面。

1968年,布鲁克斯出生于英国柴郡一个小村庄,是家中独女。她14岁就立志当一名记者,中学毕业后在巴黎一家建筑类杂志工作,期间在名校索邦大学听课。1988年,她回到伦敦,在《邮报》当报道助理。据当时的同事回忆,她“非常、非常、非常有野心”,总有无数选题,时刻准备炮制鸿篇巨制。

不久,《邮报》倒闭,她进入新闻集团旗下的《世界新闻报》,从此开始了“令人炫目的升职记”。起初,她只是一名秘书,后转为特稿记者。时任主编皮尔斯摩根对她印象深刻,他在回忆录《圈内人》中写了一则轶事。有一次,布鲁克斯得知《星期日》要抢先连载查尔斯王子的传记,于是乔装打扮成一名清洁工,在《》的洗手间里藏匿了两小时,终于在第一时间得到新鲜出炉的印刷样本。第二天,同样的内容出现在《世界新闻报》上。摩根非常欣赏布鲁克斯的大胆,外出采访总带着她。1995年,他离开报社时,27岁的布鲁克斯已是《世界新闻报》副主编。

之后,她结识默多克,深得后者赏识,1998年出任《太阳报》副主编。可种种做派显示,她根本不把时任主编希金斯放在眼里,随时准备取而代之。然而不知何故,数月后,默多克从《纽约邮报》空降了一名副主编接替希金斯的职务,令她大失所望。不过,默多克没有亏待她。2000年,她升任《世界新闻报》主编,成为英国最年轻的报纸主编,年方31岁。

期间,她利用一系列新闻事件,将自己打造成一个“勇于战斗的主编”。其中最著名的是“揭发和羞辱恋童癖运动”。起因是8岁女童萨拉佩恩被恋童癖者杀害,布鲁克斯连续两周在报纸上刊登多名性侵犯者的照片及住址。这场运动轰轰烈烈,一些无辜者也被牵扯其中,一度引发混乱,最终被警方制止。其间,《世界新闻报》的销量从9.5万份飙升至410万份。

2003年,布鲁克斯如愿以偿坐上《太阳报》头把交椅,成为英国发行量最大日报的第一位女主编。上任第一天,她对下属说,这是她从小梦寐以求的职位。

她的好运还未到头。2009年6月23日,就在她第二次步入婚姻殿堂后第10天,默多克送来一份大礼:她升任新闻国际首席执行官,成为默多克报业帝国在英国的“总舵手”。

熟悉默多克的人时常用极具感彩的语言形容他对布鲁克斯的欣赏:“他崇拜她”,“他为之倾倒。”他俩的合影也从不掩饰彼此的亲密:她偎依在他怀里,他搂着她的肩膀。“窃听风暴”中,默多克对布鲁克斯赤裸裸地庇护,更坐实了传说中“不是父女胜似父女”的关系。

当他从美国飞到伦敦亲自处理危机时,有记者问他首要任务是什么,他看着身边的布鲁克斯说:“是她。”眼瞅着“火势”难控,他不惜关闭有168年历史的《世界新闻报》,英国媒体嘲笑他“为了一个女人牺牲一张报纸”。当多名议员要求布鲁克斯为丑闻负责并下台时,默多克却宣布,公司将“在布鲁克斯的领导下”,对丑闻展开全面调查。

默多克有4个女儿,但这些年来,他似乎更亲近布鲁克斯。有人说,她是他“最想要的女儿”:从不与之争执,总是投其所好。据传,当默多克在伦敦时,布鲁克斯每天早晨都会陪他游泳。

熟人说,布鲁克斯一向精于“攀高枝”。当她身为秘书想当记者时,她学了骑马,因为主编喜欢骑马;另一名主编爱打高尔夫,于是她学了高尔夫;接下来她又学开游艇,因为默多克一家喜欢驾船出海。

事实上,她的确与默多克一家“打成一片”。她与默多克的女儿伊丽莎白相识多年,是无话不谈的“闺蜜”,经常在一起过周末;她曾与默多克的长子拉克兰一同出海,共度新年假期;当默多克的二儿子詹姆斯2007年掌管新闻国际后,她顺理成章与之越走越近。“布鲁克斯俨然已成为默多克家族一员,”默多克的一名高管说,“这是她升迁的关键所在。”

不过,与亲生子女相比,这个“冒名女儿”的确与默多克有更多共同语言:他们都有“报纸情结”。当新闻集团大多数人主张出售报纸业务时,默多克的几名子女都保持沉默,惟独布鲁克斯明确表达了她对报纸的热爱,默多克因此视其为知己。他曾对一名属下说,这个女人把全部生命都投入到报纸事业中,正是这点令他刮目。

凡与布鲁克斯打过交道的人无不折服于她的社交能力。“当她想和你交友时,会无比热情——有各种邀请,对你说知心话,你简直无法拒绝,”她的一位朋友说,“说她是世界级社交高手不够公允,应该是银河级。”

走进她的社交圈,满眼的社会名流,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3位首相。他们分属不同党派,却都与布鲁克斯交情不浅。一位与之共事多年的同事说:“15年来,我从未听她发表过任何政治观点,她只是对权力感兴趣。”

她与托尼布莱尔的交往源于第一任丈夫罗斯坎普,他是工党支持者和重要筹款人。通过这层关系,布鲁克斯很快与首相夫人打得火热,切丽怀孕的消息就是她首先向外界公布的。不过,她也曾不顾好友情面。2002年底,《世界新闻报》曝光切丽通过骗子购买低价房,引起轩然。布莱尔却继续与布鲁克斯喝茶吃饭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。这大概源于一个月后布鲁克斯出任《太阳报》主编,该报发表一篇评论,称“工党曾经花钱有度——实际上是我们的钱,如今却令我们非常失望”。如此措辞,无非是给布莱尔提个醒:别忘了是谁在为你的面包抹黄油。聪明的布莱尔心领神会。

与布朗的交往,布鲁克斯也走了“夫人路线”。她与萨拉布朗是那种可以在彼此家中留宿的亲密伙伴,即便如此,遇到“新闻”,一切也得让道。2006年秋,她打电话通知布朗夫妇,第二天的《太阳报》将刊登他们4个月大的儿子患有囊性纤维化疾病的消息。此前,布朗夫妇已经痛失一名,此番曝光儿子病情,令其濒于崩溃。不过3年后,他们依然出现在布鲁克斯的婚礼上。有评论说,这就是权力,是默多克的,也是布鲁克斯的。

至于卡梅伦,“朋友”一词显然低估了两人的亲密程度。布鲁克斯的第二任丈夫查尔斯布鲁克斯与卡梅伦是邻居,与卡梅伦的兄弟是伊顿公学同学,两家每年圣诞节都要共进晚餐,平时在奇平诺顿周末聚会上更是频频见面。2010年大选期间,两人每周都有短信交流,卡梅伦的签名有时是“许多爱”,有时是“爱你的,戴维”。

不过,如今轮到布鲁克斯品尝遭“背叛”的滋味了。自“窃听风暴”以来,她的那些权贵朋友纷纷避之不及,几乎无人公开表达对她的支持和同情,连卡梅伦也只是短信安慰,请她理解自己面临的巨大政治压力。英国媒体铺天盖地对她进行“妖魔化”报道,听证会则纠结于种种八卦话题,好像要她亲口承认,之前的飞黄腾达纯粹因为她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。

对此,互联网第一大报《哈芬顿邮报》的联合创办人、同为报业杰出女性的阿丽安娜哈芬顿评论说,残酷无情、男人主导的小报世界显然还见不得一个女人高高在上,一旦她跌入深渊,人们便集体幸灾乐祸。“没有人说,她是因为工作出色才当上主编,而不是因为美貌,”哈芬顿说,“现在的布鲁克斯日子不好过,但她不该因为是女人而更加艰难。”

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