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中国反网2022年8月22日消息,通讯员:艾琳】据美媒《探索》杂志(Discover Magazine)2022年8月16日报道称,头目们使用控制术、卡里斯玛型教主魅力和一系列的手段来吸引教徒,很多民众都易受头目的心理控制。

2010年,劳伦斯·V·雷(Lawrence V. Ray)搬进女儿莎拉·劳伦斯(Sarah Lawrence)的大学宿舍。在之后的10年时间里,他通过隔离和洗脑,对女儿的同学朋友进行精神控制。2022年初,雷被控在纽约郊区的一所学校创立,15项罪名成立,包括敲诈、役、欺诈阴谋和强迫劳动。他将于今年9月被判刑。

根据纽约南区警察署,该案被称为“莎拉·劳伦斯案”,案件的焦点是雷控制受害者,并施加了各种虐待行为。检察官强调雷是如何利用受害者的心理弱点,利用剥夺睡眠、心理羞辱、性羞辱、语言辱骂、肢体暴力和诉诸法律等手段达到其目的。2019年《纽约杂志》(New York Magazine)发表文章《莎拉·劳伦斯被偷走的孩子们》(The Stolen Kids of Sarah Lawrence),这篇文章引发了相关调查,并开庭审理。尽管如此,有关报道指出,一些教徒依然忠诚于雷。这个情况让人们意识到对人们心理的控制复杂而强大。

研究专家指出,人类对安全的需求使得人们会去求助他人或他物,以缓解内心的恐惧和焦虑。研究表明,这样或那样的因素使得世界各地数十万人痴迷于各类。美国联合学院心理学教授乔希·哈特(Josh Hart)研究人性和社会心理学、世界观和信仰系统。他表示:“()提供人生的意义、目的和归属。他们提供一个清晰而自信的愿景,并强调在组织的优越感。”哈特说,头目们则将自己打造成自信伟岸、永不犯错的形象,他们利用教主魅力吸引人们加入。教徒们渴望平静、归属和安全,他们希望加入教派能获得一些这样的感觉和自信。的核心理念或意识形态可能是宗教的,也有可能不仅仅是宗教的。

在TED一个关于的教育视频里,研究专家詹嘉·拉里奇(Janja Lalich)和加州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艾梅利塔(Emerita)表示有些政治色彩浓厚,有些基于医学疗法,有些则专注于自我成长。拉里奇在TED教育视频里总结了的关键要素,表示:“是一个群体或组织,共同信仰着一个极端的理念,这个极端理念通常体现在一个极富个人魅力的教主身上。”

“人民圣殿教”,1955年由吉姆·琼斯(Jim Jones)在印第安纳州创立。该教派最初似乎是一个争取民主权利的进步组织。琼斯想创立一个人人平等的乌托邦社会。20世纪70年代中期,琼斯将教会迁到南美洲的圭亚那。到1978年,“琼斯公社”人数增长到近1000人。那一年,琼斯命令教徒喝下含有氰化物的剧毒饮料,909人死亡,其中包括儿童。

一个名叫大卫·考雷什(David Koresh,1955年-1993年)的人自称救世主,创建了“大卫教派”。考雷什认为包括儿童在内的所有女性,都是他的“精神妻子”。该教所有人都相信世界末日即将来临,因为害怕世界末日,他们将自己封锁在得克萨斯州韦科市的一个大本营。1993年,美国联邦烟酒与军火管理局收到举报称,考雷什囤积大量武器,随即突袭了这个大本营。美国联邦调查局和“大卫教派”对峙了51天,造成80多人死亡。

“上帝之子”,又称“家庭国际”,创立于1968年,至今依然存在。该在80多个国家活动。演员杰昆·菲尼克斯(Joaquin Phoenix)和罗斯·麦高恩(Rose McGowan)均出生于这个,但他们最终逃离并公开反对该教。

的成功关键是对教徒的教化过程。这个过程给受害者留下了深刻的阴影。每个也许各不相同,但它们招募和留住教徒的方式都遵循相似的心理学法则。

一个因素是认知失调。这个理论产生于20世纪50年代末,该理论指出当人们遇到和固有信念、价值和想法不一样的事实时,会感觉到心理上的不适,可能产生消除这种冲突的需求,以减少不安感。拉里奇在TED教育视频里提到,在环境里,认知失调经常“让人陷入困境,因为承认自己被骗但又不得不妥协,会令人倍感痛苦”。她说:“同时使用正式和非正式的影响力和控制系统,保持每个教徒的顺从,它绝不容忍内部分歧或外部监视。”

另外一个关键因素是顺从。利用了人们服从命令和遵循周围其他人做法的天性。在环境里,批判性思维是被压制的,绝对忠诚受到奖励。罪恶感、羞耻心和恐惧心被利用,最终慢慢抹去教徒们的个人意志。在一个需要对教主绝对服从的环境里,思想自由、意志自由和皆受到限制。专家表示,头目们存在自恋和独裁倾向。他们热衷金钱、性或权力,也许三者皆有。拉里奇解释说,尽管许多团体都是作为兴起的,但发展起来后,其中一些教派被合并到更大的社会组织中。此外,与宗教不同,宗教为教众提供过上更好生活的指引,而则将教徒隔离开来,牟取教徒财产和生活的直接控制权。

教徒的招募时间可持续数月,与传销模式相似。也就是说,的扩张依靠早期成员招募新成员。初来乍到者、孤独者、遭受生活或工作打击的人,或者追求生活意义的人,都是教徒们寻求建立友谊和联系的招募对象。

尽管大部分臭名远扬的都因为事件而土崩瓦解,比如“人民圣殿教”909名的教徒,但由于受到所谓宗教自由的法律保护,因此要将及其头目绳之以法困难重重。不过,一旦它们违法,政府就会介入,就像“莎拉·劳伦斯案”一样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