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,布鲁诺抽出一天时间专程从瑞士飞往北京,仅为参加一场小规模的“中国PE海外募资”研讨会。他只身一人出现在会场,没带一位随从,与会者很难猜到,这是一位手持50亿美元资金投资大权的基金管理者。

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PE赴海外募集美元基金时,布鲁诺所在的艾德维克也成为中国GP团队寻求合作的机构之一。成立于1997年的艾德维克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投资了超过400只基金,其LP包括欧洲、北美和亚太地区的养老金、保险公司、家族办公室和金融机构等在内的机构投资人。

“我们投资的几乎所有GP团队都表现非常好。”艾德维克投资管理公司(Adveq) 执行主席布鲁诺·若施勒谈到在华投资,颇为兴奋,不禁用手指用力的敲动桌子。

如今布鲁诺几乎每个月都会来一次中国。在结束一天的行程、赶赴机场回国之前,他告诉记者,“下周还会再来中国,参加达沃斯论坛”。

艾德维克在中国地区的投资也在持续增加。据布鲁诺介绍,艾德维克目前在中国地区已承诺出资4亿美元,共投资了约18个GP团队的30只基金。其投资组合的基金管理者包括鼎晖投资、弘毅投资和金沙江创投等等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从2011年开始,艾德维克开始投资一些此前只有人民币基金管理经验的中国本土GP团队,并已达成4-5笔承诺出资。

艾德维克在中国地区选择GP的标准是怎样的?如何考量GP团队的投资能力?这家老牌欧洲FOFs对中国市场的观察是怎样的?

《21世纪》:艾德维克在中国已经投资了哪些GP团队?哪些团队的表现超过了您的预期?哪些团队的表现又是低于您的预期的?

布鲁诺:我们在中国地区已承诺出资4亿美元,投向了超过30只基金,投资的GP团队差不多有18个。投资的类型既有创投基金,也有成长期基金。投资的GP团队包括鼎晖投资、弘毅投资、金沙江创投等等。

我们投资的几乎所有GP团队表现都非常的好。一般来说,表现平平的基金管理者,往往其业绩表现是不稳定的。而对一个好的基金管理者而言,总体来说,他们的业绩表现都是非常卓越的。

当然,对于业绩不好的基金,我们则不会继续参与其基金的募集。在中国地区,共有3-4个GP团队我们没有继续投资。我们的投资组合一直在不断的更新和完善,决策的基础是我们对行业的观察和判断。

《21世纪》:艾德维克投资了哪些此前专注于人民币基金的GP团队?投资该类团队的投资标准是怎样的?

布鲁诺:我们从两年前开始投资此前主要管理人民币基金的GP团队,到目前共投资了4-5个这样的团队。

这个标准和我们投资美元基金的标准基本一样,考察方式也一样。我们的标准包括:GP团队在全球范围内具有竞争力、需要向我们证明他们能够获得良好的回报。基金管理人需要有足够的实战经验,同时相对专注和专长于某一领域。

从投资人的角度,我们希望在承诺出资时有一定的多样化,所以不希望投出的资金最终全部涌向了电子商务或者医疗健康。在七八年之前,我们的投资有40%甚至50%都投向了新的GP团队,而如今差不多10%-15%的比例投向新的基金管理团队。

《21世纪》:美元基金投资的退出渠道和人民币基金投资的退出渠道不尽相同。对此,您有何观察?

布鲁诺:我们很高兴的看到,在很多GP团队投资的项目中,有一些是通过并购退出的。现在能够上市的公司往往是体量很大的公司,这意味着他们的估值大多超过5亿美元,收入基本达到1亿美元,是要盈利的。这样的公司相对容易在中国内地上市,也可以选择去香港或者海外上市。这也要求GP有非常强的为企业提供增值服务的能力。

过去十年的前半部分是中国PE投资的黄金时期,市场上有非常多的投资机会,PE基金的投资回报也非常好。然而,现在中国PE基金的投资回报正在逐渐下降。我认为中国的PE行业仍然处于成长期,现在已经能看到一些小规模的并购,我期待未来并购的发展会越来越好,同时我认为中国的distress(以不良资产投资为策略)和turnaround(以扭亏为盈投资为策略)领域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。目前来看,中国还是以成长基金为主。

《21世纪》:艾德维克2013年在PE领域的配置相对2012年有何调整?更为青睐哪些类型的基金,并购基金、成长型基金还是创业投资基金?

布鲁诺:我们有两个观察。第一,我们对PE基金的承诺出资额在中国市场高于在亚洲的任何一个其他国家;第二,从宏观角度讲,机构投资人出于资金安全的考虑更为倾向投资本国的基金。这就是我在之前的演讲中说募资金额有望再攀高峰的原因。

我们更为专注于PE领域的投资,这是一个能在中长期为我们提供良好回报的资产类型。具体来讲,我们在美国更为关注创业投资领域、distress/turnaround investment,在欧洲青睐小额投资、在亚洲(包括中国)投资成长型基金。

《21世纪》:2013年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交易数量大幅减少,艾德维克作为国际机构投资人有何感想?是否会影响国际投资人在华投资的投资决策?

布鲁诺:首先,中国市场未来的最主要退出方式很可能是并购退出。其次,目前资本市场的情况并未过多影响国际投资人对中国市场的热衷。尽管全球IPO市场比我们此前看到的顶峰时期有所下降,但我认为目前的IPO水平才是真正的正常水平。

我认为真正影响投资人决策的并非是IPO市场,而是其他的一些因素。每当西方投资人通过媒体得知中国市场有一定波动时,往往会变得谨慎起来。但另一方面,中国投资人在欧美市场进行投资时,如遇到一些经济或政治的波动,同样会变得更为谨慎。这是同样的道理。对于艾德维克来讲,IPO交易减少并不会影响我们对中国市场的投资。

《21世纪》:您如何看到目前人民币FOFs市场的发展?人民币FOFs和美元FOFs各自的收费结构是怎样的?

布鲁诺:FOFs之间都是有所差异的,这包括基金的定位、投资的差异化选择等等。我们期待看到更多的FOFs一起为整个行业的发展做贡献。一方面,我们是朋友、是同行业者,另一方面,我们又是竞争对手。我们相信,竞争可以让整个行业变得更好。

收费结构取决于FOFs投资的是创投基金、成长基金还是并购基金,也取决于GP团队的管理资本量等因素。总的来说,管理费和GP团队的管理成本是相当的。随着管理资本量的提高,管理费有下降的趋势。

在FOFs对LP的收费方面,相较美元FOFs的管理费,人民币FOFs的收费略高一些。然而,随着管理资本量的增高,人民币FOFs的收费和美元FOFs的收费最终会是基本一样。

布鲁诺:尽管中国的PE市场还相对年轻,但就像我之前讲的,中国也有像鼎晖投资和IDG这样的公司,他们的投资业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,团队也都有15年左右的历史。我得说,这个历史已经很长了。

在金融危机之前的十年中,中国PE行业一直在快速发展,业绩都非常好。全球金融危机以及过去几年的经济调整带来了中国PE行业的第一次行业调整,是中国PE市场第一次遇到困难。

然而,我并不认为这是危机。GP团队的业绩是否能够稳定取决于他们经历过多少个经济周期,或者几个基金周期。金融危机以及中国证监会对IPO的收紧在短期内会影响PE基金的业绩,但对整个行业的长期发展是利好的。

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